返回

第193章 嘴巴好诚实  宋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宜中就这么降了?

    这老爷子,果然没什么骨气。

    不过也好,省了赵维不少口舌。

    “陈相。”赵维看着陈宜中,“您这是真愿意帮忙?”

    只见陈宜中往前凑了凑,老目之中已然恢复神彩,“愿意,愿意!”

    一副赵维让他干什么,他都愿意的神态。

    赵维一听,心下激动的同时,也有几分愧疚。

    之前,对陈老爷太刻薄了啊!

    连忙起身,一个大揖奉上,“过往种种,皆是维之莽撞,错怪陈相了。维在此,给陈相陪不是了!”

    陈宜中上前虚扶一计,“宁王,却是小觑老夫了呢!都是为国为社稷,就不说那些了。”

    “自今日起,宜中愿与宁王一道,共兴社稷,扬我国威!”

    这话说的那是相当敞亮,扶起赵维的同时,陈宜中微不可查的一瞥嘴,心下得意:小样儿,还弄不明白你了?

    好吧,赵维去而复返的时候,陈老爷就已经知道,他这个小班房儿算是坐到头儿了。

    都是千年的狐狸,真当陈宜中憋的脑子都锈住了?真傻了不成?

    其实,赵维第一遍进来的时候,陈宜中也没到呆呆傻傻的地步,只是顺水推舟地陪赵维演一下罢了。

    不然怎么办呢?骂人?打人?继续人五人六的端架子?

    没用!更没任何好处。

    宁王现在也是赋闲状态,你跟他使脾气装清高,不但捞不到一点好处,反而把人得罪死了。

    但是,把宁王得罪死了真的有好处吗?没有啊!

    他赋闲朝野之外,还是有那么大的名声。

    跟他对着干,既不能谋求政治利益    又不能扬名立万    更不能改变现在的状况。

    不如索性装个傻,搏个同情    你把我折磨成这样儿    你满意了?弹劾你出朝那个事儿,就不会和我计较了吧?说不定同病相连    有好事儿还能想着咱点儿。

    而等到赵维去而复返,陈老爷就知道机会来了    这是真有事儿。

    而且    事儿还不小。否则,宁王会这么死乞白赖的非要找自己吗?

    所以,当赵维只开了个头儿,说出大事儿相求的时候    陈宜中没有任何犹豫    直接答应。

    更不可能端架子,这是给宁王台阶下呢!

    两人有旧仇,要是再端着,万一崩了呢?继续在小黑屋呆着?

    就算不崩,赵维心里也得有疙瘩    不好共事不说,还让人记恨。

    所以说啊    这朝堂之上的学问,有时候要寸土必争    有时候你得学会吃亏是福。

    现在多好?宁王感激涕零,二人一解前仇    共谋大事。

    撤步一让    “宁王且坐!说说何事需老夫帮忙?”

    赵维也不客气    心说,陈老爷心胸还是很开阔的嘛!

    顺势落坐,“是这样的。”

    将要开办银行,聚拢天下财富于一处的想法,对陈宜中细细道来。

    陈老爷认真听着,最后有失失望。

    好吧,他还以为赵维这是不甘心被赶出朝堂,要杀个回马枪呢!原来就这么点小事儿?

    赵维不是要和元人对着干吗?不是两年大计吗?怎么管起这种民生小计了?

    “殿下!”

    陈宜中也不说虚的,这事儿在他看来,不难。而且,作用也不大。

    总之,没入陈老爷法眼。

    “殿下就真的甘心将这两年大计落入他人之手?”

    陈老爷开始拱火,“殿下一回来就励精图治,定下强国大计。如今,却被苏刘义等人把持,将殿下排除在外,难道就放下了?”

    陈宜中可不相信,赵维这么容易就放手了。

    而赵维:“”

    赵维在想一个问题:

    要不要和陈老爷坦诚相见,告诉他,苏刘义、张世杰其实是他的人,他们是合伙坑陈老爷他们老哥仨的。

    想了想,还是算了。这话要是一说出来,陈宜中得爆炸。

    好不容易哄成自己人了,干嘛要徒增变数呢?

    “陈相。”赵维准备换个角度说服陈宜中。

    “陈相不会以为,这真的是小事儿吧?”

    “嗯?”

    陈宜中挑眉,和两年大计比起来,这可不就是小事儿吗?

    “宁王不会觉得,这真是什么难事?什么国之重事吧?”

    不会吧?不会吧?

    这不就是个银铺子吗?而且还是不赚钱,只赔钱的银铺子。

    “这么说吧!“赵维组织了一下语言。

    “陈相觉得,这个所谓的银铺子,能不能开起来,又能不能开的顺利。”

    只见陈宜中皱眉想了想,认真道:“倒是有些难度,毕竟殿下已经不在朝堂,想让苏刘义交出国库那几千万金银为本钱,这点就不容易。至于其它的难处,小问题,开是开得起来的。”

    “开不开得顺利嘛”陈宜中沉吟,“只要殿下能顶住朝堂上的压力,认赔下去,应该开的顺利。”

    “那就好!”赵维大赞。

    至于陈老爷说的朝堂上那些阻力,呵呵,自己人,不叫事儿。

    “就按陈相所言,开得起来,也开得顺利,那咱们来举几个例子如何?”

    “殿下请讲。”

    “就拿新崖山来说,不说把城中流通的金银全部换成新币,就说七八成的交易,不难吧?”

    陈宜中又想了想,“不难!殿下如果随时可以用新币兑换金银,那百姓也好,土人也罢,就不会有什么顾虑,必用新币而非金银。”

    金属货币毕竟分量不轻,和纸币没法比,谁也不愿意揣着好几斤的银子出门。

    况且,交易结算也麻烦。不说人手备着银秤,反正商家是必备的。买卖点东西,称金银就得折腾半天。

    而且,还有一个最大的弊端,就是——金银价贵,小额交易更麻烦。

    一两银子也就大拇指肚那么大一块儿,可是,如果按旧宋的价值来算,值好几贯钱。你就说,买两个肉馒头怎么付钱吧?

    这也是十八界会子虽然坑人,且现在扶桑大宋不缺金银,却依旧沿用不换的原因。

    要是真像赵维所言,发行定额银票,可以随时兑换,打消百姓顾虑,那就避开了会子价值不定的弊端,会是一种很稳定的货币,百姓也愿意使用。

    “如果真像殿下说的,不怕赔钱给付利息的话,让百姓和土人把家中结余都存到银铺,也不成问题。”

    “就算利息不高,可如果长年累月,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赵维跟他说,初定的是3分利息,年结。

    也就是百分之三,存一百两,一年后取出给103两。

    结果,赵维一听,不由翻起白眼,年利率3%还不高?比后世的定期存款差不多了,很高好不好?

    好吧,按这个时代来看,确实不高。

    这个时代的利息是真的能吃人的,银铺外贷的利息是三成起。

    没错,30%!黑不黑?一点也不黑,还有四成和半利的呢!

    就算是旧宋时期,地方遭灾,朝廷向受灾百姓发放福利性质的助农贷款,也是两成利息。

    和这一比,赵维这个3%根本不叫事儿。

    也不和陈宜中多掰扯这些,3%不少了,总比存钱还要倒找钱要强得多。

    “好!既然陈相也认为可行,那问陈相一句,这银行一出,咱们大宋的金银还能溜出城吗?”

    陈宜中一怔,眉头皱的更深,“难。”

    尽管不想承认,可是不得不说,难了。

    看向赵维,“殿下是想把所有的金银都留在新崖山?”

    “不光是留下。”

    赵维继续道,“假如,假如我在奇布查八部之中开设一个分号,以后奇布查人来交易,我就不付金银了,按交易额开据存单,让他拿着存单回部落分号取金银,他们干不干?”

    陈宜中:“”

    陈老爷无话可说,傻子才不干!不但省去了路途之中的运输成本,而且安全。

    拿着一张纸就回去了,到家照样取钱,谁会不干?

    赵维:“他们如果认可了这种交易方式,那是不是就认可了新币?会不会在部落之中也流通大宋的新币?”

    陈宜中:“”

    老爷子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一个大问题。

    赵维这么一说,他好像是真把这个银行想简单了。至于到底哪里想简单了,陈宜中还没想通透。

    而赵维马上就把问题的关键给他点了出来。

    “那是不是整个奇布查八部的金银都会存在咱们这儿,新币是不是就替换了他们原本的交易凭证呢?”

    “如果不光奇布查呢?我们把分号开到玛雅各城、阿兹台克各城呢?”

    看着陈老爷的怪异的表情,“如果所有人都用了咱们的新币,都把金银存在咱们这儿,那咱们能干多少事儿?相公想过吗?”

    “这”陈老爷彻底傻眼了。

    “能干多少事儿?”他也不知道能干多少事儿,不过本能的感觉能干很多事儿。

    那边赵维还没说完,“这么说吧!”

    “咱们现在的存储利息是三分,如果有一天,我不想给利息了,这个利息变成零,他们存钱没有了好处,还会存吗?”

    “会不会把钱取出来,投资受益更大的生意?”

    “比如,新崖山火爆的房产,还有紧俏的大宋商货?”

    “假如有一天,我又觉得三分利太少了,变成五分利,一成的利,那谁还做买卖?把钱放在银行里睡大觉就赚的盆满钵满了吧?”

    “”

    不管陈宜中,赵维继续道:“假如有一天,所有人的金银都到了咱们手里,存款不足以购买大宋的房产,不足以购买大宋的商货,不足以支撑祭祀等用,那怎么办?”

    “抢吗?如果打不过咱们呢?如果大宋强大到他们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呢?”

    “没关系,我可以借给他们啊!如果我们成了所有印第安土人的债主呢?”

    陈宜中:“”

    哦嚓!陈老爷懵了。

    看赵维就像看个怪物一样,这小子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真够黑的啊!

    心黑!

    此时,陈宜中的脑海之中只剩下一个词——掌控力!

    做为一个相公,很多东西虽然没接触过,但是一点就通。

    赵维所说的这个银行,厉害的不在于截留土人的金银,而在于掌控力。

    如果真能做到赵维所说的那样,大宋掌控了这周围所有的土人经济,那真的能做很多事。

    就像他说的,成了所有土人的债主,动动手指头,调控一下利率,就能让土人服服帖帖。

    这才是真正的大杀器,胜过千军万马。

    而且,陈宜中想到了更多的东西。

    他想到,当初赵维为什么极力反对在西雅图扎根,而选择了地理条件相对较差了这里。

    这里有金银,原本还不算什么,可是现在看来,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这里金银太多了,多到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处金矿和这里比起来,都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而这些金银如果支撑得起扶桑银行,那作用可不仅仅是对付几个土人。

    就像赵维在四川撒钱一样,如果银行进入四川呢?新币会不会冲击中统钞的地位?会不会蔓延到中原?那能不能也操控到元朝的经济?

    如果银行进到北条时宗的地盘呢?新币成为时宗朝的货币,那又将是什么样的情形?

    当然,这种慢慢在陈宜中脑海中成形的货币霸权,需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绝对的武力控制。

    对于元朝,对于北宗朝,都过于遥远。

    但是,对土人,大宋还没有这个控制力吗?

    有的!

    大宋在扶桑只是不想与土人开战,怕拖延发展。可是为了这个货币霸权,却值得开战,值得亮一亮肌肉。

    那如果拿下土人的货币操控权之后,大宋离拿下这片土地的控制权还远吗?

    拿下土人的控制权,还没有和元朝、时宗朝一较高下的实力吗?

    这是个一层层递进的构成,陈宜中发现了一条区别于军事救国的另一条路线。

    此时,陈老爷看着赵维的眼神儿都变了。

    这小子,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这么大的事儿,就就找上我了?

    哦嚓!抄上了啊!

    赵维看着陈宜中那冒光儿得眼神儿就知道,已经说动了这老头儿,估计是跑不了了。

    不动声色,“陈相愿意与本王试一试吗?若陈相愿意,这个事儿,本王想交给陈相来办。”

    “这”

    陈宜中喘着粗气,告诉自己:稳住!一定稳住!不能表现的那么没见过世面,更不能轻易答应他,好像自己多不值钱似的。

    得端着!端一会儿,等他再求求咱,再答应他。

    “咳咳咳!”

    清了清嗓子,平复心情,面无表情道:“宜中肝脑涂地愿效犬马之劳!”

    嚓!说秃噜嘴了。

    要挽救一下?对,挽救一下!

    就说自己还得考虑一天?不,两天吧?嗯,两天!

    张嘴就来,“老夫这就回去筹谋两天,必给殿下一个完善的实施大计!”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