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两百六十五章 暗害  王爷亲亲,农门肥妻已逆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血溅当场,让洛珍珠不得不给对方在暗中比了个大拇指,可是司赫的脸色却不是很好了。

    “此等侍女,做出如此这般欺师灭祖之事,实在该杀!”如同咬牙切齿一般,平静的话语出口,很快又敛目低眉,朝着那司赫跪下,“父皇,儿臣也是不想她胡乱攀咬……”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洛珍珠偷偷的握了握沈映舒的小手,如同安抚一般紧了紧,这才漫不经心的开口,“我们先走了。”

    一点儿面子也不给在场的几人,司赫的脸黑了又黑,直接如同凌晨五六点的天一般。

    直到回到了洛神医馆的后院,把门关紧之后,几人这才各自松了一口气。

    沈映舒握着她的小手,仿佛在找寻安全感似的开口,“珍珠,方才是你动的手脚?”

    洛珍珠点了点头,“她好像要暗害你,你和那锦绣公主的恩恩怨怨,我不多加打听,但是这个人,你得多加留意。”

    点到为止的话语落下,仿佛带着一些慎重,场面陷入了冗长的安静之中,谁也没有主动开口打破。

    何凌抖了抖自己衣裳上的雨,走进来之时,仿佛带着一阵冷意。

    “下雨了?”洛珍珠开口的时候,裹带着几抹诧异,他点了点头。

    “你们有看到曼意吗?”再度询问出口的话语直接让众人内心警铃大作。

    半响没说话的秦安抬起头来,眼眸一眯,“可有找到宴舟晨?”

    “都没有。”一句话落下,仿佛让这一场局面更加的趋于平静,众人各自陷入了自己的深思之中。

    不过是顷刻间的功夫,那沈映舒率先回过神来,“可有画像?”

    小相递了过去之时,何凌眼中的疲态尽显,却是迎来了些许突破性的消息。

    “我在来的路上遇见过,但是那时候他们步履匆匆,好像在躲避一些什么,我看的不太真切……”提示的话语出口,又指明了方向之后,他再度扬长而去。

    “可能是遇见麻烦了。”秦安拧着眉头,眼底加夹着几分深邃,仿佛预料到了什么一般开口。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时的何曼意和宴舟晨两人正躲在悬崖半空中的一处破败的山洞之中,两个人身上都挂了彩。

    “你怎么样?”他沙哑着声音出口,眉心紧拧了三分,“我也不知道是谁派了人在暗中想要致我们于死地。”

    眼底的一丝黯淡一闪而逝,何曼意没有回话,淡淡的薄凉在眼眶浮漫而出,在那恍惚一瞬间,不知为何,突然就红了眼眶。

    “你要做什么,你就去做,不要拉上我,我何曼意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低下头来,将脑袋埋在了双腿之间,些许悲哀从中而出。

    “怎么可以呢,意儿,我们是一起的,以后你还要成为我的皇后!”咬牙切齿的话语落下,双眸里有一抹愤恨之色,“是不是那何凌,他们不给你跟着我?”

    把锅一甩,却是迎来了对方更为失望的目光,何曼意摇了摇头,直接如同把事实瘫在了他的面前一般。

    “阿晨,这不是别人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是我不愿意那样子。”目光里的灼灼那么明显,嘴角划出了绝美的弧度,仿佛在诉说着最平凡不过的一件事情一般。

    那平静似乎要穿透他的灵魂,像他证明着一些什么,宴舟晨捂住自己的耳朵,不停的摇头,想要否认出口,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何曼意仿佛已经坚定了似的,直接把他的手给扯了下来,“你不知道,那几个人都是饿狼,你斗不过他们的,阿晨,算了吧……”

    “算了?不能算了,不能……”宴舟晨仿佛濒临崩溃的人儿,朝着她声嘶力竭的吼着,不过是几个眨眼间都功夫,就已经退到了一旁。

    两个人如同在进行着一场拉锯战一样,无人知晓他们内心的惊涛骇浪。

    此时的京城之中,望着归来的十几个侍卫,司耿毅的眸底透露着深寒,“人,确定已经坠崖了?”

    一句话威压感十足,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这才齐齐摇头,“那悬崖深不见底,活着的概率几乎为零,我们也试图想过找到崖底,但是于事无补。”

    一句话把对方的结局透露了个八九不离十,他这才放心了下来,眼底划过一丝的诡谲。

    “接下来,目标司庆元。”不过是一刹那的功夫,暗卫们就已经被他的动作和语气吓得后背一紧。

    每个人都敛气屏声,如同在等候吩咐似的,而他把手背在了自己的身后。

    “那一批布,应该出问题了。”一句话滑落,十几个侍卫瞬间回神,如同听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开口。

    “要全部吗……”略微迟疑,甚至带着一些恐慌,“不会引起京城大乱吗……”

    “不是有一个什么洛神医吗?”他眯了眯双眸,一抹愤恨之色转瞬即逝。

    呵,我司耿毅的妹妹,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欺负的。

    淡淡的摇了摇头之时,眸光流转,些许小算盘打得叮当作响。

    沈锦航啊沈锦航,这一次,我可以顺路把你也给收拾了,如若不成的话,那至少,重伤你也是可以的。

    瞳孔散发着锋利的光芒,缓缓坐下之后,双手搭在了桌面上,“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侍卫们下去准备,而他眼底的感情一丝丝的褪去,冰冷凝结在了眼底。

    那个位置,只能够是我的,我遇神杀神,遇佛shafo,我就不信了……

    拽紧了拳头,不过是顷刻间,门被在外面敲响,管家的声音传来。

    “太子殿下,陛下请您入宫。”一句话里带着恭敬和谨慎,而他施施然的起身,拉开了房门之时,眉心紧拧了三分。

    与此同时,皇宫之中,司赫的身后站着一个老太监,正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替他捏着肩头。

    “陛下,太子殿下一直都是中规中矩的,也许昨日只是一时之间在气头之上……”话语里裹带着些许讨好,落在了他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番味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