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59章 降生  嫤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瑾衡将帛书平放书桌上,在指尖聚起一抹竹青色的光芒,然后用聚集竹青色光芒的手指将帛书上两行奇怪篆符轻轻摩挲一遍,道:“长冰将于今日子时一刻投生华津大陆南方的堇国,成为该国皇贵妃徐茗竹的独女,堇国的长公主。”

    白沂闻言,催促道:“那你赶紧看看命簿,在堇国可还有其他皇族会诞下子嗣?早晚无所谓,只要能够呆在长冰身边即可。”

    瑾衡被白沂催促,只得在掌中幻出命簿,翻至堇国封页,仔细瞧了一遍,道:“堇国有个皇甫家,是个名门望族,其长媳在今日也有一子诞下,不过其子来历是位天界仙神。”

    “天界仙神?难道是哪位神仙要去渡劫了?”白沂琢磨道。

    “所以这个,你不能占。”瑾衡低首道:“这里还有一个,是堇国最大商贾之家的第三子之媳,今夜会产下一个与长冰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的女子,这个小女子后来会成为长冰的贴身侍女,要不,你就这个如何?”

    “啊?你让我变成个凡人女子?”白沂蹙眉,满脸不情愿。

    “你没说非要是男子啊?再说了,这个最合适。”瑾衡好言劝道。

    白沂听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我身为女子的话,如何报恩?”

    “怎么就不能报恩了?”瑾衡反驳道:“你是她的侍女,把她天天服侍得好好的就算报恩。再者,万一投生后的长冰遇到什么性命之忧,你替她挡一挡,这可就报大恩了。”

    白沂闻言,将脸撇向一边,不想搭理瑾衡。

    瑾衡见白沂不言语,又劝道:“少君,最近真没有合适的,要不你再等等?”

    “我一刻都不想等。”白沂看了看天色,道:“长生,离子时不远了,你别跟我磨叽,赶紧随我去回元池。”

    “我不去。你若要转世,就去酴忘台孟婆神那里报到。”瑾衡硬了脖颈,端正的坐在书桌前一动不动道。

    “你真不去?”白沂起身望着正襟危坐的瑾衡,问。

    “不去。”瑾衡别过头,道。

    白沂见状,冷笑一声,躬身将瑾衡扛上肩头,大步朝着门口踏去。

    瑾衡没料到白沂会忽然将他扛起,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大惊失色的挣扎起来。

    青灵、紫光本就一直在书房外候着,突然间见到白沂扛着瑾衡从房中出来,当即目瞪口呆,惶惶不知发生了何事。这,是什么情况?为何白少君会扛着他们的星君朝外去?

    瑾衡好不容易从白沂肩头挣扎落地,埋怨道:“少君,你冷静点。这一路来,让多少仙姬仙童看了笑话。”

    “你若不肯帮我,今日我就非要将你扛上绕着天道走一遍。”白沂看定瑾衡,威胁道。

    “你……”瑾衡自然不敢再让白沂扛着走上一趟,只能告饶妥协。“好好好,我帮我帮。”

    “长生,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快些!”白沂言毕,拖着瑾衡去了九重天极南之地的云泽,远远就能看见池面呈现出硕大阴阳无极八卦图的回元池。

    到了回元池边,白沂看了看池边矗立的四根高约十余丈、直径三四丈的镇元柱,道:“我来开启法阵,你来演算时辰。”

    瑾衡拉住白沂,叮嘱道:“少君,你如此去凡界,是没有任何记忆的。”

    白沂闻言,惊道:“意思是,我去了之后,会什么都不记得?”

    “没错。”瑾衡点头道:“所以,我就想问你,你到底是要带着天界记忆去,还是想成为一个没有任何记忆的凡人?”

    白沂不假思索道:“自然是要带着记忆去,否则,我怎么知道自己到凡界是干什么的?”

    瑾衡叹息道:“那我们就得开启法阵,至少要在东南西北四方之中开启一方。不过……”

    白沂忙问:“不过什么?”

    瑾衡道:“不过,很有可能会惊动看管回元池的天将。”

    “管不了。”白沂望着星辰渐渐上升的空中,略显急促道:“长生,无论如何,我不能变成女子,我得带着记忆去。”

    “好好好,我成全你。”瑾衡被白沂缠得莫法,点头道:“你稍安勿躁。”

    瑾衡席地而坐,缓缓挥动宽袍,拿出赤毫笔在空中画出几张符咒。那些符咒均是法力所注,互相碰撞后,皆成一片星芒,然后混合成一张篆符,符身闪烁金光,灼灼逼眼。

    白沂则施展法力,撕裂法阵一角,令南方白泽兽白玉石雕闪现出盈盈紫光。待那盈盈紫光过后,柱顶的白泽兽猛地睁开双目,目中发出两束刺目光亮。

    瑾衡见状,慌忙跃起,一把将白沂扯到身畔,朝硕大的石柱后躲去。

    “司命星君,你在做什么?”

    蓦然,一道沉敛冷厉的声音在空中响起。与此同时,一个紫袍男神应声而现,落在瑾衡身前不远处。在紫袍男神身后还跟着几名天将天兵。这紫袍男神不是玉虚又是谁?

    玉虚见柱顶的白泽兽白玉石雕躁动不安,立刻抬手挥出一道盛艳的紫光。那道盛艳紫光仿佛是有安抚之效,待其完全融入白泽兽白玉石雕体内后,那个白泽兽白玉石雕随后恢复石状,蛰伏在原处不动。

    瑾衡被玉虚的出现吓得心脏漏跳一拍,趁着玉虚仰头安抚白泽兽白玉石雕的缝隙,慌忙将白沂朝身后一推,藏进硕大的镇元柱后。

    玉虚将白泽兽白玉石雕安抚住后,拿眼看向瑾衡。

    瑾衡被玉虚盯得浑身不自在,忙讪讪笑道:“北帝你怎么会忽然有空来此处巡视啊?”

    玉虚的目光越过瑾衡,落在镇元柱柱脚下的一角白袍上,轻笑道:“本君今日正巧就在附近,忽然发觉回元池有异就过来了。”

    瑾衡闻言,背脊上顿时冒出一片冷汗。北帝就在附近?他们来的时候怎么没有觅到他的丝毫气息?“哦哦,小神刚才演算天命,不小心触碰了回元池的法阵,惊扰了白泽神兽,害得北帝担心,真是有罪。”

    玉虚听完,笑了笑未言,提足就朝瑾衡走近。

    瑾衡生怕被玉虚发现被他藏在镇元柱后的白沂,紧张的朝后连退了好几步。白沂被瑾衡挤在了镇元柱后,而镇元柱后侧就是回元池边沿。

    玉虚停足,抬头看了看天色,道:“马上就子时一刻了,司命星君还要继续演算天命吗?如此辛苦,不如早些回府去休息,改日再行演算。”

    瑾衡讪笑道:“回北帝,马上就要结束了,小神演算完就回去,多谢北帝关心。”

    “那你独自在此,入定之时可要多加小心。”玉虚含笑朝瑾衡身前再行几步,看定瑾衡,缓声道。

    “噗嗤。”

    玉虚话音未落,就听见回元池里响起一道极轻的水花声响。

    瑾衡闻声,赶紧朝身后望了一眼,只见镇元柱后方空空如也。瑾衡顿时大惊失色,脸色刹那间煞白如雪。

    玉虚觉察瑾衡脸色巨变,笑着拍了拍瑾衡的肩膀道:“既然这里无事,那本君就先走了。司命星君你演算完早些回府歇着,不要过于劳心劳力。”

    “是,北帝。”瑾衡忙恭敬道。

    玉虚望了望回元池池面激荡起的细小涟漪,负手含笑朝前大步踏去。

    跟在玉虚身畔的天将望着玉虚如沐春风的神情,惊奇问道:“北帝,你来此前不是说一定要捉住开启法阵的小贼吗?为何现在又不责罚了?”

    玉虚眸中划过一抹戏谑之色,揶揄道:“得给那个家伙长点记性,否则他终会闯出祸来。”

    天将听得一头雾水,道:“家伙?哪个家伙?”

    玉虚轻笑道:“此家伙非彼家伙。你们都继续去忙,本君就先回紫薇垣观天经地纬、普天星斗运行之状。有事,再来告知本君。”

    天将听罢,忙率着其余天兵天将朝玉虚恭敬行礼,应了声“是”。

    天将见玉虚离开时心情极好,本想问问玉虚是想给谁长点记性,但听了玉虚之言,又不敢多问,只得眼巴巴目送玉虚离开。

    瑾衡见玉虚紫色身形消失在空中后,才满脸惊慌的趴在回元池沿低声唤道:“少君,少君……”

    瑾衡呼唤良久,也没见白沂从回元池中出来,掐指算了算,低叫一声“不好”后,匆匆返回司命神府。

    青灵、紫光见瑾衡之前与白沂同出,如今却只有瑾衡一神返回,皆感到奇怪。

    “星君,辟火神君没跟着你一块儿回来吗?”青灵抔了水杯递给瑾衡,小心翼翼问道。

    瑾衡仰头将水喝尽,自言道:“完了完了,我定会被少君骂死!”

    “怎么了星君?”紫光难道见到瑾衡如此慌张,赶紧俯身过来询问。

    “少君被我推到回元池里了。”瑾衡懊恼道。

    “啊?”青灵和紫光听罢,均是目瞪口呆。

    “我这可怎么办啊?”瑾衡揉着脑袋,十二分的苦恼。

    青灵和紫光望着满脸沮丧的瑾衡,虽然内心对自家星君充满了同情,但也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帮忙他。

    华津大陆南方堇国尚都。

    在巍峨蔓延数百里的皇宫内,一座题着“睿竹殿”匾额的高大宫殿之中,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快点,快点,动作都麻利些,娘娘已经开始阵痛了。”堇国皇贵妃徐茗竹的贴身婆子兰娘忙得双脚不沾地的奔波。“稳婆呢?来没有?”

    “在在在,老奴们都来了。”三四个身穿缁衣外套赤红褂子的稳婆齐声应道。

    “赶紧进去,快点。”兰娘催促道。

    “是是是。”三四个稳婆慌里慌张的挤进门内,还未进到内殿就听见榻上的人儿传来痛苦的叫唤声。

    徐茗竹满头汗水的躺在榻上,紧握住贴身侍女姜翎的手,道:“翎儿,好痛,快痛死了!”

    “娘娘,你坚持住。兰娘说了,这阵痛才开始啊!”姜翎望着疼得眉头蹙起的徐茗竹,心疼的安慰。

    “才开始啊?”徐茗竹呻唤一声道:“生孩子可真疼啊!”

    姜翎只能握紧徐茗竹的手,道:“娘娘,想吃点什么?奴去给你拿。兰娘说,你得吃点东西才有力气生皇子。”

    “早前国师就算过,说本宫命中只有一女。”徐茗竹叹息道:“不过,不管是女是儿,都是本宫和陛下的孩子。”

    “是的,娘娘。”姜翎含泪笑道:“若是公主,希望生得像娘娘这般美貌;如是皇子,希望像陛下那般英俊。”

    徐茗竹闻言,忍痛笑了笑,道:“那你去给本宫端碗糖水蛋粥来。”

    姜翎一听,大喜过望,忙奔到门口对立在门外的兰娘道:“快快,娘娘要吃东西了。”

    “吃什么?”兰娘急问。

    “糖水蛋粥。”姜翎道。

    “好好好,老奴马上让人去端来。”兰娘言毕,忙吩咐殿内宫人到膳房端糖水蛋粥。

    姜翎服侍徐茗竹吃了糖水蛋粥,陪着徐茗竹熬了三个时辰,期间喂食了徐茗竹几次吃食,很快到了当日亥时三刻。徐茗竹宫口已开,但孩子却迟迟不肯出来。

    几个稳婆忙得满头大汗,见徐茗竹腹中孩子始终没有要出来的意思,不免大急,又手忙脚乱的忙活了一阵,终于见到孩子朝着宫口滑来,顿时将一颗心落回胸膛之中。

    “贵妃可好?”

    忽然,殿外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

    “是陛下来了。”

    疼得死去活来的徐茗竹猛然听到那个沉稳的声音后,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娘娘,是陛下来了,他就在外面。”姜翎慌忙补充道:“娘娘,加把劲儿,孩子快要出来了。”

    几名稳婆也在旁不停的鼓励,终于见到孩子的头出来,然后就是整个身子。

    “让开。朕要进去。”

    堇国皇帝赫连岚见兰娘伸手挡在自己身前,遂上前想要将兰娘推开。

    赫连岚身材修长且挺拔,英姿飒爽,着了件暗金大氅,长目盯着兰娘,吓得兰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不过尽管如此,兰娘依旧颤巍巍的立在原地不动。

    赫连岚长目一横,微怒道:“朕再说一遍,让开。朕要去看望贵妃!”

    “陛下,你不能进去。真的不能进去!”

    兰娘见状,慌忙匍匐在地,恳求道。

    赫连岚正欲提足从兰娘身上踏过,不想却被身旁的大监杨彬唤住。“陛下息怒。历来女子产房血腥味太重,过于污秽,陛下不宜前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