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60章 赐名  嫤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赫连岚听完,没有转念,依旧踏过兰娘身子,朝房中行去。

    “陛下,你心疼娘娘情有可原,但也请陛下替娘娘着想,休要让娘娘因此事招来天下人的咒骂!”姜翎抱着襁褓冲到门口,挡住已经跨步进来的赫连岚。

    赫连岚闻言,双眸一紧,随即将跨进门槛的足缩了回去。

    姜翎见此,暗自松了口气,上前道:“恭喜陛下,喜得公主。”

    赫连岚听罢,伸手接过襁褓,将襁褓中的弱弱女婴打量一遍,大喜道:“杨彬,给朕赏!睿竹殿所有的宫女奴才都赏!”

    杨彬听罢,忙应了声“是”,安排身边小监速去准备赏赐。

    赫连岚见徐茗竹为他产下一女,心中欢喜不已,便想要进屋。他看定姜翎,问:“此刻,朕可以进去了吧!”

    “当……”姜翎刚脱口一个字,就听守在徐茗竹榻前的几个稳婆大叫道:“陛下不可进来。”

    赫连岚闻声,不由蹙起眉头,正要发作,又听稳婆接着嚷道:“还有一个,还有一个。”

    “呃?”赫连岚、姜翎、杨彬、兰娘等人皆是吃了一惊,慌忙将房门关好,唤来乳娘接过赫连岚手中的女婴退到一旁。

    赫连岚在房外等了片刻,听得徐茗竹痛苦的大叫了几声后,就听一声响亮的婴孩啼哭声响起,不免奇怪的问道:“兰娘,这小丫头为何不叫唤呢?”

    兰娘被赫连岚一问后,才发现这个女婴从出生自此就没有叫唤一声,惊讶道:“陛下说的是,老奴还真没有听到公主哭声。”

    赫连岚闻言,将女婴从乳娘手中接过,越看越欢喜,道:“这丫头就连看朕都只睁一只眼,另一只眼都懒得睁呢!这冷漠的模样当真是傲慢至极。哈哈哈,有趣有趣!想来,这丫头今后的性子定像朕,不如就唤作长冰如何?”

    “赫连长冰!好名字,好名字。”杨彬在旁附言道。

    兰娘见赫连岚还未经过后事官家商议就将自家小公主的姓名定夺下来,可见赫连岚对此女十分重视,慌忙对房内的徐茗竹高声道:“娘娘,陛下御赐公主名,长冰。”

    “陛下,陛下,大喜!”

    兰娘刚言毕,就见稳婆抱着徐茗竹产下的第个二婴孩跌撞出来,激动得口齿不清,道:“陛下,是个皇子啊!”

    “皇子?!”赫连岚压根儿就没想到徐茗竹怀的是双生子,且还是龙凤胎。他曾记得医官当初替徐茗竹诊治时就说其身怀一女,然而现实是,老天竟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他们赫连家,从此后继有人了!

    赫连岚抱过男婴,见其正睁着一双大眼盯着他,不由喜道:“此子赐名锦。”

    “锦?锦好啊!”杨彬忙道,不待赫连岚多言,就即刻吩咐身畔小监道:“去,将赏赐再添三倍。”

    小监闻言,立刻应了声“是”,跑开了。

    赫连岚见杨彬已经将他心思揣摩到点上,遂回眸看向杨彬,似笑非笑道:“杨彬,看不出来啊!”

    “都是陛下教导得好。今日陛下着实高兴,多给睿竹殿些赏赐,想必陛下也是愿意的。”杨彬稳声道:“不知陛下可还有其他吩咐?”

    “把你们也算上。”赫连岚轻笑道。

    杨彬闻言,忙与其他小监一同跪地道:“奴才们今日沾了贵妃娘娘的光,老奴在此谢过陛下、贵妃娘娘。”

    赫连岚听罢,含笑道:“另,再赐徐贵妃凤翎大氅一件、六凤鎏冠一顶、朝凤靴一双。赐公主行宫一座,封号天乐公主。另立吾皇儿为太子,年满七岁即入主东宫。”

    “陛,陛下,这恐怕不妥啊!”杨彬还未及起身,就被赫连岚的一系列恩赐惊得合不拢嘴,慌忙匍匐在地磕头道。

    “何来不妥?”赫连岚反问。

    “恩宠越隆,越会让贵妃娘娘如坐针毡啊!”杨彬道:“这后宫之中,早有人对陛下你独宠贵妃娘娘心生不满。”

    “是吗?”赫连岚冷哼道:“起来吧!”

    杨彬继续道:“还请陛下你雨露均沾。”

    “朕让你起来,听不见吗?”赫连岚脸色微沉,道。

    杨彬连忙起身,垂首不语。

    “杨彬,该你去传诏了!”赫连岚盯着垂首的杨彬道:“这天大的喜事,是不是该给朕的子民们知晓啊?”

    杨彬闻言,连忙道:“老奴马上就去,马上就去。”话毕,杨彬躬身跑向殿门。

    赫连岚看了看怀中的男婴,脸上浮起笑意,道:“锦,朕再赐你个字叫天赐可好?”

    兰娘听完,惊得双目圆瞪,忙道:“老奴替娘娘谢过陛下,替皇子殿下谢过陛下。”

    赫连岚笑道:“此时,朕是否可以进去看看朕的贵妃了?”

    “可以,可以。”兰娘赶紧站起来,推开房门道:“陛下请进。”

    乳娘忙将襁褓中的赫连锦接了过去,避到一旁。

    房中,早被稳婆、宫女们收拾干净,就连徐茗竹都重新披了件新的外衫。

    赫连岚大步跨进房中,姜翎、稳婆等人则识趣的退了出来。

    堇国尚都雍华殿。

    子时,殿内烛火惶惶。

    尽管已是深夜,但赵允琳却斜倚在榻上并未入眠。

    贴身侍女赵婉跪在榻前,正轻轻替赵允琳拿捏手腕,低声问道:“娘娘,这样可要好些?”

    “嗯。”赵允琳闭目养神,只低低应了声。

    赵婉听罢,唇边泛起微笑,继续以同样的力道替赵允琳搓揉。

    “娘娘,娘娘……”

    一道略微急促,又极力压低的声音在殿门响起。随后,一阵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很快就到了赵允琳榻边。

    赵允琳睁眼看向来者,正是她的贴身婆子简娘。“何事?”

    简娘低声道:“娘娘,徐贵妃生了。”

    赵允琳轻笑道:“是个女儿对吗?”

    简娘点头道:“是个女儿,但还有一个儿子。”

    “什么?”赵允琳一听,“噌”的从榻上坐起,怒道:“医官之前诊断说,徐茗竹不是只怀了一个孩子吗?”

    “至于为何会突然多出一个儿子来,就连接生的稳婆都很吃惊!”简娘道。

    “稳婆亲眼见到是徐茗竹所生?”赵允琳继续问。

    简娘点头道:“娘娘,那些稳婆得了陛下许多赏赐,出来后,老奴拉了她们的婆首悄悄问过,说那个儿子是徐贵妃所生,千真万确的事。”

    “是吗?”赵允琳冷哼一声,寻思道:“这个徐茗竹还真是有心计。”

    “娘娘为何如此说?”简娘问。

    赵允琳恨恨道:“当初,徐茗竹怀孕,整个宫里就被瞒得死死的,就连陛下也知而不语。若不是因为她五个月实在显怀,本宫都要被她瞒骗过去了。如今,令本宫没想到的是,她不仅怀的是双生子,还是一子一女。看来今后,陛下眼中更没本宫这个皇后了。”

    “娘娘,徐贵妃怀双生子这事,连她自己都惊讶,说明她也是不知晓的。”简娘道。

    “那你怎么能证明她不是在哄骗人?”赵允琳揣测道:“该不会是有其他人想要她不知晓她自己怀的是双生子,所以才在医官那里做了手脚。”

    “这……”简娘迟疑片刻,道:“这个老奴就不知了。”

    赵允琳深吸一口气问:“陛下呢?可在那边?”

    “在,娘娘。”简娘忙道:“听陛下身边的小监们说,陛下处理完一日的政事批阅完奏章就火急火燎的去了睿竹殿。哦,还听说,当时陛下到了徐贵妃产房外,本想要进去陪护,但被徐贵妃身边的兰娘和姜翎拦住了。”

    赵允琳听完,道:“陛下说了什么?”

    简娘继续道:“因徐贵妃所产之女是长公主,所以陛下直接赐名长冰,封号天乐,赐行宫一座。徐贵妃所产之子直接立为太子,年满七岁即入主东宫。”

    “什么?”赵允琳听罢简娘之言,顿时气得双眸通红,怒道:“岂有此理!陛下真是过分了!”

    “娘娘,还有。”简娘垂首忐忑道。

    “还有什么?”赵允琳已经被气得怒意翻腾,听简娘说赫连岚还有其他吩咐,更是暴怒道:“说!”

    简娘吓得赶紧匍匐在地,胆战心惊道:“陛下还御赐徐贵妃凤翎大氅一件、六凤鎏冠一顶、朝凤靴一双。”

    赵允琳闻言,气极反笑,笑意不及眼底,冷厉道:“呵呵,好得很!一个武夫之女竟然也配凤翎大氅?还有六凤鎏冠,就差本宫三凤了。想来陛下还算是顾及着本宫体面,没有当场赐予她九凤鎏冠!还有朝凤靴,朝凤朝凤,本宫看是在陛下心目中,她才是百鸟朝贺的凤吧!”

    “娘娘,别气坏了身子。”赵婉赶紧替赵允琳抚顺胸口,道:“娘娘,那些都是身外之物。再说了,娘娘你才是正宫,那徐贵妃再怎么得宠,年岁比你长些又如何?见到你还不是得唤你一声姐姐?”

    赵允琳听赵婉如此一说,心中怒意顿时消散一些,但转念间又想到徐茗竹之子一出生就被立为太子之事,原本压制下去的怒意刹那蹿起来。“一个庶子,竟然一出生就被立为太子,真是要让人笑掉大牙!真不知陛下是如何想的!”

    “娘娘,休要生气,气坏自己的身子可不划算。”赵婉在旁安抚赵允琳,柔声道:“这路还长着,谁能保准那位太子小爷就能够平安长大到年满七岁入主东宫呢?”

    赵允琳听罢,没有作声。

    赵婉见赵允琳似乎将她的话听了些进去,遂道:“再说了,要皇后娘娘你亲生的儿子才算是堂堂正正的嫡子,才有资格继承皇位,才不被朝臣们反对。陛下虽然立了那个庶子为太子,但之后肯定会想这些。娘娘你不如……”

    赵允琳正听着,忽闻赵婉的话就此止住,便将目光转向赵婉,脸上显出一抹喜色,道:“言之有理!”

    赵婉得了赵允琳的赞赏,不免略显得意,道:“娘娘,那你现在……”

    “马上给本宫梳妆更衣,本宫要去祝贺徐贵妃。”赵允琳侧目看向简娘道:“去挑些贵重的首饰,再将那卷百鸟朝凤图拿来。”

    “娘娘这是要做什么?”简娘忽见赵允琳满脸喜色,没能及时反应过来。

    “简娘,娘娘的意思是要带些贵重的礼品去探望刚生产的徐贵妃。”赵婉不待赵允琳再言,径直对简娘道。

    “哦哦,好,老奴马上去办。”简娘闻言,赶紧退了出去。

    赵允琳见简娘离开,忙拉住赵婉,从鬓发上取下一只精致的钗子塞在赵婉掌中。赵婉见钗子贵重,赶紧缩手,却被赵允琳紧紧握住。

    “婉儿,你是随着本宫嫁入宫中的,这宫中之人,本宫唯有你可信。这局势,你是看着的。如今徐茗竹越发的得宠了!”赵允琳眸中划过一丝失落之色,低声道:“尽管本宫父亲是堇国丞相,但本宫若是一直未所出的话,不敢担保徐茗竹不会爬到本宫头上!”

    赵婉听罢,慌忙道:“娘娘,你不必担心,奴改日就借着出宫买簪花首饰采纳诸物之机联系丞相大人,请他替你想想办法。”

    赵允琳握紧赵婉的手,喜道:“还是婉儿你疼本宫。”

    “奴与娘娘自小一起长大,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娘娘你难受?”赵婉轻拍赵允琳的手背道:“娘娘,请放心,奴一定会帮娘娘达成所愿!”

    “那就好。”赵允琳闻言,含笑道:“赶紧替本宫梳妆打扮!”

    赵婉将赵允琳赏赐的发钗贴身放好,然后为赵允琳装扮了十分得体的妆容,更换了一件颜色素雅的外袍,扶着赵允琳去了睿竹殿。

    赫连岚正抱着一女一子在徐茗竹榻前逗趣,突然听宫人禀告说,赵允琳前来祝贺,当即愣了愣,正欲让杨彬前去阻挡,却被徐茗竹唤住。“陛下,不可如此!”

    赫连岚闻言,遂挥了挥手,示意杨彬退下。

    赵允琳由兰娘引着入了内殿,见到躺在榻上的徐茗竹,眸中瞬间闪过一抹憎恨,但很快,这抹憎恨之色就被温和的笑容替代。“恭贺茗竹妹妹,恭贺陛下,喜得公主、皇子小殿下。”

    徐茗竹忙示意姜翎为赵允琳安放了凳椅,笑道:“这些都是上天保佑,陛下保佑,托了姐姐的洪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